【06】你可曾把宝贵的信任托付给错误的人?

2019/3/17 15:03:07      点击:

原标题:错信的危险


信就可能被骗。

我们省吃俭用,但还是愿意把钱捐给山区、灾区或其他贫困地区的孩子。于是我们相信了一个基金会。但是,有可能我们的钱给了别的孩子,比如郭美美这个漂亮孩子,她不是用这个钱去上学,而是去买了我们肯定舍不得买的名牌包,而且还开着用我们的钱买的豪华车,炫耀自己的富有(我们还想象着她和她的他嘲笑我们的愚蠢)。

我们相信了他/她说爱我,相信了他/她说的很多感人的话语,一心一意地和他在一起。后来发现这些话之所以如此感人,是因为他/她隔两天就对另一个人说一遍,反复练习所以炉火纯青。别的女人/男人常常见识他/她的妩媚,不管是在白天还是深夜。在别人怀里,他/她对着电话说思念你的时候,正在对着那一个笑着挤眼睛。

章伯钧在被批斗的时候,还信任着一位学生和朋友冯亦代。他认为他是自己的知己,是可以患难与共的人,他也关心着他爱护着他,在饥荒的时候宁肯自己少吃也要想着他……而最后我们知道,其实冯亦代是一个卧底,是被派来监视章伯钧并告密的。(当然,我个人认为后来的冯亦代敢于公开忏悔,转变为了一个难得的勇士。)


深圳心海湾心理(心理咨询&个人成长)

发现自己被骗,最痛苦的就是那种被愚弄的羞辱,那种真心被糟蹋的感觉。不过,和更大的被骗相比,这些也许根本就不算什么。如果你一生都付出给一个事业,你把自己人生的全部意义寄托于其上,为了这个事业你连生命都愿意付出;如果你为这个事业放弃了许许多多珍贵的东西,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磨难;如果你有过多少次的挣扎……如果你历经千难万险,终于看到这个事业要完成的时候,却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事业是一个幻影,实际上你上当了,你的一生都成为了别人实现他个人目的的一个工具……这样的痛苦,绝大多数人是不能承当的。

骗人的人也许会发现,自己也是一个被骗者——也许他骗了最信任自己的人,是因为他相信了另外一个人,他相信自己的欺骗是正义的,但是后来发现自己错了。宋江骗了跟着他出生入死的许多兄弟,是因为他相信了朝廷,而最后发现朝廷还给他们的只有毒酒,但是悔之晚矣。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扭转乾坤,如果放任残存的兄弟去报复,也只能徒然伤及无辜,而不会伤到首恶之人的一根毫毛。

我们不仅可能被别人骗,还有可能——严格地说是几乎总是——被自己骗。当真相让我们难以接受的时候,我们就会掩耳盗铃,自己去骗自己。为了掩盖自己对自己的谎言,我们也许会用一生去做无数的事情——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受过骗。

因而我们不能轻信。


深圳心海湾心理(心理咨询&个人成长)

善良的人容易原谅自己的轻信。他们觉得,信任别人是自己的一种优秀品质,是自己对别人好的一种表现。他们有一种幻想,或者说有一种潜意识中的假设:如果我信任你,你就应该对得起我对你的信任。简化一下也可以说,我对你好,你也应该会对我好。

唐太宗李世民做过一件非常奇异的事情,他怜悯死囚们,于是放他们回家去,和亲人做最后的团聚。他告诉这些死囚说,到了秋天你们要回来接受死刑。有人觉得这样做不行,没有人看守,死囚如果逃跑了,再抓捕就太难了。但是奇异的事情发生了,到了秋天,390名死囚全部自己回来受死了,一个都没有逃跑。唐太宗和大臣们感动了,他们说这就说明诚信可以换来诚信,唐太宗信任囚犯,囚犯也就用诚信对待唐太宗。故事的结局是,感动之下,唐太宗决定赦免这些囚犯的死罪。

善良的人和唐太宗一样,相信信任的效果,而且容易为此而感动。和唐太宗一样,为了追求这种感动,他们会故意做出类似于“释放死囚”的事情,从而创造类似唐太宗故事中的这种感人效果。有时,他们也的确看到了类似的效果,但是也有的时候,他们却被狠狠地欺骗,损失惨重。这个时候,这些善良的人会格外的痛苦,因为,“我对你这样好,这样信任,而你怎么能如此辜负我的信任呢”。结论只能是,“这个人太坏了,比唐太宗放的那些死囚坏的太多了,人家一群死囚,明知道自己回来就是死路一条,还不愿意辜负一个人对自己的信任呢,而你,为了一点小小的利害,居然就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……”

且慢,有问题了,怎么可能唐代那些死囚,几乎可以说是当时全国最坏的人,却这么视死如归。而我们这些善良人士身边的人,却比死囚们都坏。我们的运气也太坏了吧,遇到这种坏人中的极品?当然可能唐代的人比较善良,但是也不至于如此吧。古代的坏人我们也听说过不少,坏的程度也不必现代人差。怎么可能?但是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。

有个叫做欧阳修的人,也不相信那些死囚真的这样值得信任,他说:“死囚犯,是最坏的那一类人。而那种知道自己必死,而不愿意违背信义苟且偷生,视死如归这种事情,那是一般的好人都做不到的,是要特别不一般的君子才能做到。怎么可能这些死囚都自愿回来受死呢?有人说,这是因为他们受感动被感化了。这感化的也太快了吧?当时唐太宗已经干了6年皇帝了,一直是很好的皇帝,但是没有能感化得让他们不犯死罪。这样一次恩典,就让这些人能感动到视死如归?所以,比较大的可能是:那些死囚也知道皇帝是打算感化自己,于是琢磨着如果自己表现好自己归案,自己做这样感人的事情后,皇帝肯定不会真的把自己杀掉(如果皇帝那样做,大家会觉得这个皇帝也太残忍了,和唐太宗这种好皇帝的自我意象差距太大)。如果说,唐太宗放了这些死囚,等他们主动归案后,都杀了。下一次再放,下一次的死囚们还是全体视死如归的回来,那才能说明死囚们是值得信任的呢。”所以欧阳修觉得,这就是一场“秀”,皇帝得了个好名声,死囚得了个保命。欧阳修指出,这种沽名钓誉的事情,偶尔玩一次也罢了,千万不能多玩。

不客气的讲,我们的许多善良的人,实际上也是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做着和唐太宗一样的事情,玩善良玩感动。但是,我们很可能玩上瘾了,一次次玩个没完——好了,结果就是,总有一天你就让别人给耍了。

所以,轻信也不是那么值得原谅的小错误。


深圳心海湾(心理咨询&个人成长)

李世民的道理也不错。信任本身的确有一种力量,会使得被信任者变得更好一点。听说过一个小事,一女子因故夜半回家,一个貌似色狼的男人在后面尾随,让这个女子心里很担心。这个女子想逃离但是发现不容易,于是采用了李世民式的方法。她转身面对那个男人求助:“我半夜很害怕,看你是个好人,能不能请你送我回家?”那个男人一愣并同意了,好好地把她送到家门前,离开时那个男人说:“以后还是不要轻信别人,实话告诉你,我并不是什么好人。只不过看你这样信任我,不好意思做坏事了”。——但是,要明白,这个信任的力量是有限的,并不是任何时候、任何人都能被信任感化。说火可以融化冰,这是对的。但是手持蜡烛要融化南极冰山,那你就是找死了。

不信任也的确有一种力量,会使得不被信任者变得坏一点。或者我们可以说,如果我们相信一个人的邪恶,也可以让那个人变得更邪恶一点。对方可能会想,“你居然把我想的这样坏。你这是对我不好,所以我也用不着对你好,好的,我就对你坏一点好了”。日常生活中一个常见的例子是,如果夫妻中的一方持续怀疑另一方有外遇,另一方本来并没有外遇,但是在怀疑下,他会生气,并且想既然如此,不如我外遇一次。但是,这也不是绝对的,有些人就是会在别人不相信的时候,还保持自己的行为准则。

所以,知道什么时候该信,什么时候该不信,是件不容易的事情



要信任,但是又不要错信,关键在乎智慧。智慧这玩意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点,但是又都不多。但是如果我们不使用这一点智慧,那是对我们资源的最大浪费。



譬如智慧之一是:要警惕自己的愿望,我们很容易看到我们想看到的东西,而不是事情的真相。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尽量保持平常心。在人很饿的时候,我们很容易把什么都误看成食品。在人感情上匮乏的时候,也很容易把某个异性理想化,看做是魅力无穷又深爱着自己。这个时候就是人判断力最容易出错的时候,所以越是这个时候,越要提醒自己,也许我看到的不是真相。




智慧之二是兼听:任何一个情报部门的领导都知道,仅凭一个间谍的情报做决定是有危险的,要把不同渠道来的情报统一分析才安全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,每个视角都有其局限性。多听听不同的意见,综合起来做判断,犯错的风险就会小得多。




智慧之三是看一个人的行动:人类有发达的语言。表面上看这使得人类交流和相互理解的能力大大提高了,但是实际上人和人互相欺骗的能力提高的更快。语言用在帮别人明白的时候,远远少于把别人搅糊涂的时候。用语言送礼物,是最最惠而不费的。因此,当我们要判断别人的时候,听他说什么,是很容易出错的(尤其是恋爱时的甜言蜜语),而看他做什么,可靠性则高的多。毕竟要做一件事情,花费的精力要比说一句话难多了,所以一个人做了某件事,至少说明他愿意为此投入。
……
是不是我们有了这些智慧,就不会有错信的时候了?非也非也。要知道生活中充满了博弈,你在想办法弄清楚别人是真情还是假意的时候,可能别人也在想办法让你弄不清楚。谁也不比谁更傻,所以我们看错也是难免的。

如果我们做到了我们所能做的最好,但还是被一个骗人高手成功欺骗了——不要难过,或者,难过一会儿就算了。人生就是这样,有成功有失败。想办法减少损失,然后走向明天——如果实在走不动了,就睡一觉,一样也可以到达明天。

错信,固然危险,但是一般也不是灭顶之灾。万一我们真的遇到那种灭顶之灾的错信怎么办,那也只好灭顶吧。反正二十年后,又是一条好汉。



以上内容选自朱建军先生未出版著作《信仰心理学》
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。

朱建军:中国著名心理学家。意象对话疗法创始人。回归疗法创始人。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教授。中国文化传承与发展在当代的开拓者与践行者。著有心理、文化方面的著作40余部。

文章转自意象对话微信公众号,图片由琛视觉授权提供给心海湾使用,版权与拍摄服务可联系微信号: photocc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