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信仰心理学】01:信仰,让生命灿烂辉煌

2019/3/13 16:27:31      点击:

谁都知道这是一个信仰缺失的时代。常听到人们说,“我什么都不信”(不过吊诡的是,往往他们会加上一句,“除了信钱”,或者“我就信我自己”)。假如有人严肃认真的说,“我有一个信仰”,那么大家对他的看法大多是这几个选项:
 

b、这是个大忽悠,伪君子——骗子;

c、被传教的忽悠入教了,如果入的教是得到承认的正规宗教还是幸运的,如果是邪教就倒霉了——傻子。
 

很多人认为,幸好我不是疯子,不会发疯的去信仰,可以过正常的生活;我也不是傻子,你们也别想忽悠我,让我信你们告诉我的那个信仰,然后让你们占我的便宜;如果我自己有便宜可占,倒不妨加入个什么教,比如出国的人可以加入个基督天主教的什么教派,自己是不是相信天主是唯一的神不重要,自己更不打算像倒霉的耶稣一样为了信仰被钉十字架,那太疼了!重要的是入了教,以后有了困难能找到教友帮忙——也就是说我们不妨稍微骗骗那些傻瓜真教徒。如果有机会当个大骗子,忽悠别人相信我告诉他们的信仰,这好不好呢……不太好,但是这个想法还是有一点吸引力的。
 

会不会还有一个选项d:那个人不是疯子不是傻子不是骗子,而是一个心理健康人品端正的人呢?会不会他是真的有信仰呢?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会不会真的在这个世界上也存在呢?在这个信仰缺失的时代,选这个选项的人可能不多。
 

“什么都不信”,于是行为上就开始肆无忌惮。
 

什么都不信的官员,就开始贪污腐化。反正你们这些P民(P民大概是平民的缩写?)对我也无可奈何,就算民怨沸腾又怎么样?药加薪死了,那是因为他爸爸能量太小,我爸是李刚——或者我就是李刚。我喝多了,可以去酒店厕所门口去“按摩”未成年少女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?我弄了钱存到国外了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?我们一抽签就得到几亿分之一概率的好事,你们不相信我运气就这么好,你们又能拿我怎么样?……(此句式引自一个香港老片子,梁家辉演的林冲,片子里面的高衙内说“我就是把你老婆睡了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不过,那故事中的高衙内低估了林冲的攻击力……当然林冲的做法是非法的)。
 

什么都不信的商人,就开始卖伪劣产品。用苏丹红、用三聚氰胺、用硫磺、用瘦肉精,以后更可以转基因,用高科技和无穷无尽的创造力来生产伪劣产品。钢筋可以拉长,水泥可以降标号,甚至可以用纸板代替钢筋水泥盖房子。有权力的可以涨价,反正听证会上,都是鼓掌欢迎涨价的乖市民代表,报纸上都是说明涨价利国利民的专家。反正我不这样干,别人也会这样做。
 

什么都不信的P民,至少可以有机会的时候就作作弊,占点小便宜。比如在国外买了衣服,穿了不合适可以退,中国人就钻这个空子免费穿人家的衣服等等。如果危险不大的话,还可以偷偷搞个外遇一夜情什么的,反正这年头也没几个人相信爱情专一那套话了。我们都不疯也不傻!
 

有权的大捞,没权的小捞,大家都拼命捞——但是,我们幸福吗?不幸福。
 

人人肆无忌惮,这个社会越来越不美好,越来越成为弱肉强食的丛林,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受害者。弱者先受害,渐渐的“强者”也成为受害者。先是P民被打,后就有被打死的交警;先是P民被强拆,后就有工商局被强拆;先是低收入者过苦日子,接着就是中产阶级被消灭……,我们有理由相信会愈演愈烈。即使有少数人一直是“强者”, 但知道自己被千夫所指、被仇恨,他们难道不恐惧?这样的社会中,谁能是幸福的?没有信仰是不幸福的,即使能有其它的东西做代偿。
 

幸福的人、美好的社会,一定是有好的信仰的人,一定是由有信仰的人所组成的社会。
 

记得几年前有一次,我有幸和当代最优秀的思想者吴思先生共餐,听他讲潜规则是如何运行,我按照“利害计算”的思路去思考,对人们的一些初看起来不可思议的选择一下子茅塞顿开。随即我想,有出路吗?按照利害计算的思路,没有出路。我感到吴思先生似乎也没有给出一个出路。这样的发现让人悲观——但是最终我发现不需要悲观,我们是有出路的,因为在利害之外,还有可以把我们提升的东西——我们可以有信仰。
 

深圳心海湾心理(心理咨询&个人成长)
 

我们可以有信仰。
 

有信仰,并不是说完全不计利害,而是说不单单考虑利害,于是有些事情虽然有利,但是我们不做,有些事情虽然有害,但是我们不回避——也就是古人所说,临难毋苟免,临财毋苟得(笑话中说,有个人死后见阎王,向阎王提出要求来世做母狗。阎王很惊讶的问为什么?他说,因为临难母狗免,临财母狗得。完全无信仰,一心为功利的人,很有可能出路就是做“bitch”)。如果一个社会中,有一大批人有信仰,这样的社会,就将不是一个丛林。这样的社会中,有人不贪污,不是因为怕被抓住,而是因为那违背了他的信仰;有商人不做假,宁愿获得少一点的收益,是因为他还有道德良知,有人诚实待人,正直做人,和亲人相亲相爱,只因为这是他的心愿。在这样的社会中,不仅老人跌倒在路上人们敢扶,不仅开车路遇病人人们敢送医院,而且我们会遇到热心主动帮助我们的人。在一个有信仰的社会中,我们不仅有安全感,相信大多数人都不骗人,我们更能有归属感和爱心,我们能感受到人世间有美好,我们能时而被感动。
 

在缺失信仰的时代,这样的说法也许比较难取信于人。也许我也会被怀疑是疯子、骗子和傻子。也许还有人会提出,有信仰的人比较吃亏,得不到最大的利益。如果我们用运筹学来计算,在很多情况下,有信仰的确会使得人的利益减少。如果一个人做事不是唯利是图,那他当然很可能不会获得最大利益,相反他会牺牲一部分的利益。但是,有信仰不会使得人的幸福减少,因为信仰本身就会带来幸福感。信仰符合人性,人性不仅仅需要饮食男女,也同样需要信仰,需要建筑在信仰基础上的美好的精神世界,而精神生活中的大美,可以带来如此之多的充实、满足、喜悦,能让人感到如此的幸福,会让我们知道坚持一个美好的信仰才是最值得的。
 

在人类历史上,我们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人,为了他们的信仰而奋斗、而坚持;我们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故事,为了信仰他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。如果我们以现在这个信仰缺失时代的心去看他们,也许会觉得他们很傻,但是如果我们能设身处地地理解他们,共情地理解他们,回到他们的心中,就会知道信仰给他们带来了多少幸福——更何况有信仰并不一定需要做很大的牺牲,有更幸福的人没有牺牲那么多也同样因信仰而幸福,因信仰而让自己的生命发出了璀璨的光,而让自己的灵魂展现了大善和大美。
 

没有信仰的人,不是完全的人,因为即使是一只狗也知道追求财富和美色(虽然它们的财富是肉骨头,而它们的美色也不过是母狗),而人性中最光辉、最美好、也最让我们自豪的部分,是信仰带来的。没有信仰我们也能生活,但是只有信仰才能让我们不“苟活”(或者说“狗活”)而真正活得是一个人,一个堂堂正正的、心胸磊落的、懂得爱有智慧的人。
 

前不久,林大心理月活动,邀请我去做一个心理学讲座。惯例这些讲座是讲讲减低心理压力什么的,或者讲讲释梦、恋爱心理等趣味心理知识,但是我厌倦了那些,我提出想讲讲信仰——虽然我自己也有些担心,这样的讲座会不会来听的人太少,因而砸了人家活动的牌子,但我还是愿意试试。结果,那一天来听讲座的学生,还稍微多于我的其他讲座,而且那一天讲座的过程中,学生们提问互动的热情,更是空前的高——这让我知道,即使是在这个信仰缺失的时代,青年们也还是在关心甚至渴望着信仰——也许恰恰是这个时代的青年,才更真心地渴望一个信仰吧,饥者易为食,渴者易为饮。我们这些精神生命饥渴的人,是时候去追寻信仰了,是时候让信仰点燃我们的灵魂,是时候燃烧自己,发热发光了。


 

以上内容选自朱建军先生未出版著作《信仰心理学》

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。

朱建军:中国著名心理学家。意象对话疗法创始人。回归疗法创始人。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教授。中国文化传承与发展在当代的开拓者与践行者。著有心理、文化方面的著作40余部。